孙睿的经典语录!越多越好!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每个生命都是有其自身价值的,然而许多生命在结束前却尚未实现其价值。他们只是随着历史的车轮社会的脚步,在漫无目的地完成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期间,他们丢掉个性,失去理想,埋葬幸福,丧失自我,甘于平庸,他们只是历史洪流中的匆匆过客。

  2、大学不是一点儿好处没有,它能洗去人的浮华,同时让人意志消磨,多愁善感,酒量大增。

  3、伤感就像海绵里的水,要挤总是有的,而我的伤感却像自来水,一旦阀门打开便源源不断。

  4、幸福好象长在我们的屁股上,每个人看到的只是他人的幸福,却对自己的一无所知,只会彼此羡慕~~~

  5、长大的标志,不是你开始抽烟喝酒就算长大了,也不是你失了身就算长大了,也不是你有了老婆孩子就算成人了,也不是你读书破万卷阅人无数就成熟了,也不是你酒喝不动把烟戒了的时候就长大了,而是你开始低下了头,无论在行走还是坐着的时候,当头颅微微低下成为你日常生活中的主要姿势你就真的长大了,总仰着脑袋的一定小屁孩,以为自己很牛x,其实差远了

  6、当我同一个人争论的时候,说明有兴趣与他讨论;而沉默的时候,不是因为被说服,而是对他的思想嗤之以鼻,不屑与其叫板,费那劲儿干吗,他爱咋想咋想去吧,愿意当傻x,我不拦着。

  7、 伤感就像海绵里的水,要挤总是有的,而我的伤感却像自来水,一旦阀门打开便源源不断。

  8、 幸福好象长在我们的屁股上,每个人看到的只是他人的幸福,却对自己的一无所知,只会彼此羡慕~~~

  9、 死了的人永远地死了,活着的人不会永远地活着,所以我们要好好地活着。

  10、长大的标志,不是你开始抽烟喝酒就算长大了,也不是你失了身就算长大了,也不是你有了老婆孩子就算成人了,也不是你读书破万卷阅人无数就成熟了,也不是你酒喝不动把烟戒了的时候就长大了,而是你开始低下了头,无论在行走还是坐着的时候,当头颅微微低下成为你日常生活中的主要姿势你就真的长大了,总仰着脑袋的一定小屁孩,以为自己很牛x,其实差远了

  11、 当我同一个人争论的时候,说明有兴趣与他讨论;而沉默的时候,不是因为被说服,而是对他的思想嗤之以鼻,不屑与其叫板,费那劲儿干吗,他爱咋想咋想去吧,愿意当傻x,我不拦着。

  14、啊!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吃饱了还会饿!啊!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哭过了,还有笑! 看到自己的青春面目全非和支离破脆而被感凄凉.

  17、21世纪,人们都应学会计算机,学会开车,学会技能,再来回头看看,我们的 青年学会了什么:开车,给别人开的;计算机,学会了玩任意一款网游:技能,呵呵,都到修理厂了!!

  19、每个生命都是有其自身价值的,然而许多生命在结束前却尚未实现其价值。他们只是随着历史的车轮社会的脚步,在漫无目的地完成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期间,他们丢掉个性,失去理想,埋葬幸福,丧失自我,甘于平庸,他们只是历史洪流中的匆匆过客。

  20、大学不是一点儿好处没有,它能洗去人的浮华,同时让人意志消磨,多愁善感,酒量大增。

  21、采访手记:直爽的年轻人很愉快地完成了这次采访,因为采访的是个和自己同年纪的人,没有太多的压力。02年毕业的孙睿说话很直爽,和我想象的北京人的性格没有太大的出路。在通电话之后很快就认出我的年纪也不大,他很直接地问我:“你年纪也不大吧。”我说:“我是2000年毕业的。”我好像听到他在电话那边笑了一下,之后的交流我想就更加自如和没有拘束了。

  他说:“你拟的采访提纲我看过,像是和出版社通过气似的。那些东西应该也是他们提供给你的吧。”

  我说:“我是没有和他们通气的,但网络上的文章使得我不得不问这些花边问题。我也没办法。原本以为你是那种很桀骜不逊的人,但当我听到你的第一声声音的时候,我就明白了那些花边都是假的。”

  他说:“能够理解,大家都是为了工作,为了生活。也谢谢你用自己的眼睛来分别是非。但令我觉得非常气愤的是他们不应该制造出那么多低俗的,和书和写作无关的东西来。现在我只出了一本书,还是到真的牛X的时候,而且牛不牛,也不是自己说得算的,这要靠大众来评价,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

  后来,孙睿又反问我很多看过他的《草样年华》之后的感觉,我说,我看的是剪辑后的版本(本报的连载版),感觉很有阅读的快感,但写到后面略显得拖沓。他很自信地说,你应该看“毛本”,看了以后你会有另外的评价。

  记者:最近在网上的一些消息吵得很热,说你10万元叫板韩寒,一比高低,但却无人理会,对这你怎么看?

  孙睿:我根本没有这样的说法,在今天之前,各媒体引用的所谓“孙睿语录”均为不属实报道,都是他人的编造和一些记者不负责任的杜撰,这是我首次通过媒体向公众做一个声明。

  孙睿:媒体所刊发的稿件不仅仅是记者一个人完成的,除了记者,还有责编,还有主任和主编,此外还有书商的言语导向,所以一篇新闻稿要被太多的主客观因素所左右。另有一些媒体混淆真伪,将虚假消息大肆摘载。我表示愤慨。我不曾说过挑战韩寒一事,也不会拿自己的作品和其他作家的比来比去,每个人的作品都有其特性,读者喜欢哪种类型,他们会自己选择。

  孙睿:那也是子虚乌有的。我也不曾说过“要教郭敬明北京话,希望向郭敬明学习四川话”之言。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郭敬明是一个四川人。

  记者:在一些文章里,你说新概念作文大赛是“毁人不倦,韩寒已经被毁了”这也是杜撰?

  孙睿:韩寒的作品有看过一些,但不多,郭敬明的只是在网络上看过一些片段。就像你看的只是我作品的一部分,所以就不能得到一个完整的评论一样,我也无法对韩寒、郭敬明做一个客观的评价。但我想新概念作文的的确确是造就了一批的星。我想有机会我会与韩寒、郭敬明做一个交流的,不用媒体费心将我们放在一起炒,或制造矛盾,也希望读者能正确对待每一个作者。

  孙睿:我所要做的就是把书写好,媒体的正、负面报道不会对我有丝毫的影响,我也根本不关心这些,只管写好后面的小说。至于市场怎样,那由出版商和出版社运作,相信他们有能力做好市场。我会配合出版商做一些市场推广活动,但是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

  记者:书商的炒作对少年作家们会不会有所影响?会不会培养年轻人一种急功近利的趋势?你与书商譬如沈浩波的接触中你的感觉怎样?学到了些什么?书商们自然是要考虑销售量的。对此你的认识呢?

  孙睿: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适度的炒作不是坏事,如果书商不去炒作,那么这个书商就不算会做书,现在哪本书不是未见出版,已闻其声,而且打着各种旗号,鱼龙混杂,其中不乏名家。即便是传世经典之作,不做宣传,读者也不会知道,有宣传也是帮助读者淘书。如果一个作者会被写作外的因素影响,那么这就是庸人自扰,你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和沈浩波的合作还算愉快。但是我们也有分歧,两口子在一起都会打架,所以我们激烈的争论也很正常。他对书的预见性还不错。书卖得好我当然也高兴,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作者期盼自己的书卖得少吧,既然这样,那还出书干什么。

  记者:在阅读《草样年华》的时候,我找到了一年前阅读江南的《此间的少年》那样的快乐和阅读的快感,就像学期初的计划书成为晚上扣鼻屎后涂抹污秽之物的道具。但也有人却又疑问,这样的快感之后留给我们的又是什么呢?

  孙睿:是的,这样的感觉是我听到最多的。但我想我是在以我的方式表达我们这一代人的所思所想。表达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表现他们的生活状态和方式。说到《草样年华》的文学深度,我也听到一些人说是一本很有意义的书,我想这要看读者是怎么样子的,也许在这个年龄你正需要的就是它。我想看的是删节版,如果你看“毛本”就有另外一些深刻的认识了。

  记者:有很多人都说少年作家的后劲不足,因为他们没有深刻的生活实践的基础,你觉得少年作家有这样的不足吗?你又是怎么看的?

  孙睿:我想少年作家的现象也只有几年的时间,我们没有办法得到证实韩寒、郭敬明们是不是真的就后劲不足,我也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我想王蒙在开始写作的时候也才20岁不到,我想那个时候也应该算是少年写作吧,但是他的《青春万岁》至今还被人称道,而且他后来作品的水准也是有目共睹的。

  孙睿:当然在写。关于内容等我的书出来了自然知道。风格要比《草样年华》更加从容一些,不变的依然是好看,并沿袭了上一本书的语言风格,看过的朋友说新书比《草》更成熟。新书今年会择期出版。

  孙睿:其实没有特别的变化,该干嘛还干嘛,该上班赚钱还要按照规矩上班。一天上9个小时的班,上班到感觉有些麻木。

  记者:你现在哪里工作?你找工作的时候也是像你书中所描写的那样马马乎乎的吗?你的书给你的工作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你周围的人都是怎样看待你的呢?

  孙睿:现在在一家大规模的公司里做一些市场宣传推广的工作,很大一部分时间还是与文字打交道的。《草样年华》是我毕业之前花近半年的时间完成的,这之后才找到我现在的这份工作的,所以书里写的找工作的那部分是和我无关的。

  说到出书对我生活的影响,我想只是在酒后多了一些谈资。谈我遇到的事,这样的一次机会也让我学到了很多出书之外的很多东西。写作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是我很喜欢的一部分而并不是我的全部。有的也只是粗粗地翻了一下,因为工作忙他们很难有时间把它看完,也有的看了之后很激动地对我呱呱地说个不停的。

  记者:在大陆版《草样年华》的封底,你写了“要了解我就从小说里寻找答案”,那么书里主人公邱飞是你的大学生活的影子吗?

  孙睿:我想这其中肯定有我的影子的,也有我大学时候身边的哥么的影子,但是生活远比书本记录的要丰富得多得多,我只是为了我的人物展现了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孙睿:我学的是机械电子,因为从小就爱看东西、写东西的,但高中分班时候我对理科的兴趣更胜于文史,而且成绩也一直不错,所以选择了理工。

  记者:你的大学生活是怎么样的?像你书里写得那样吗:成日上课睡觉,没事就踢球吗?

  孙睿:看过我的《草样年华》的朋友都说,通过书本让他们想起了他们大学的年代,我想这样的日子是每个上过大学朋友都会有过的经历,这并不能说我在大学时候就是这么干的。其实和你的大学生活也一样,有平淡、有寂寞、有纯真、也有梦想。

  记者:上了大学之后,有没有和你想象的不一样,你的文章中的人物都特向往自由,甚至有些懒散,课爱上不上的,平时喝酒打牌,有时候又感觉特颓废,那么你的生活呢?

  孙睿:每一个年轻人都,都会有向往自由的一面,特别是在大学里,都多多少少有着叛逆的心理,但学校毕竟是学校,有他的规章制度,你就必须有约束,但大学环境毕竟与中学有了很大的变化,没有了老师追在后面赶着你,自己也成熟到了可以做一些事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