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戒是什么?

  1、《女诫》是东汉班昭写作的一篇教导班家女性做人道理的私书,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章。由于班昭行止庄正,文采飞扬。此文后来被争相传抄而风行当时。

  女有四行,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夫云妇德,不必才明绝异也;妇言,不必辩口利辞也;妇容,不必颜色美丽也;妇功,不必工巧过人也。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

  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专心纺绩,不好戏笑,洁齐酒食(齐音斋),以奉宾客,是谓妇功。此四者,女人之大德,而不可乏之者也。然为之甚易,唯在存心耳。古人有言:“仁远乎哉?我欲仁,而仁斯至矣”(论语述而第七)。此之谓也。

  女子有四行,一是妇德,二是妇言,三是妇容,四是妇功。那么妇德,不一定要聪明绝顶;妇言不一定要伶牙俐齿;妇容不一定要打扮得鲜艳美丽;妇功不一定要技艺精巧过人。娴静贞节,能谨守节操,有羞耻之心,举止言行都有规矩,这就是妇德。言辞和内容都要有所选择,不说恶劣粗俗的语言。说话选择时机而说,以免引起他人的反感。

  污秽肮脏的衣服,及时地清洗干净,把衣服晾晒得整齐。按时洗澡沐浴,身体保持干净,不存污垢,着装打扮得体,这是所谓的妇容。专心纺纱织布,不喜欢戏笑打闹,能做好可口的酒菜,用来招待宾客,这是妇功。此四项,是女人的大德,而不能缺少的啊。然而只要有心,做起来还是很简单的。古人说:“仁远乎哉?我欲仁而仁斯至矣。”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女诫》在古代是女子教育的楷模,在近代,《女诫》是男尊女卑祸首,被视为班昭的罪责。譬如女子教育开始在中国创兴之时,班昭的《女诫》重新被阐释,上海爱国女学校伦理教习叶瀚(浩吾)便曾在课堂上向学生宣讲:“……中国之《女诫》、《女四书》,即教成女子倚赖幼稚、卑屈之男子之法之教科书也。

  对幼稚之人而更自屈于幼稚,对卑屈之人而更自守其卑屈,则中国女子之人格甚可想见矣。”1898年,晚清人吴芙赞誉“曹大家是女人当中的孔夫子”,而到1907年,何震则贬斥班昭为“女子之大贼”。

  还有人说班昭所鼓吹的封建道德教条,对于压抑女性的思想,它是很彻底的。更由于出自于班昭之手,所以影响极大,几乎影响了中国近二千年的女性观,客观上起了极其反动的作用。因此五四时期倡导女性解放的人们竭力非议《女诫》,那时候是政治的需要。

  展开全部《女论语》:封建时代约束女子的清规戒律 在封建社会中,女子既然处于被统治地位,那么以男子为统治的社会总要制订一些清规戒律以约束女子,使女子规规矩矩、服服贴贴地以适应男子的需要。而奇怪的是,这些女诫的制订,大多出于女子,这种“以女治女”的方法大概与后世的“以夷治夷”相类似。对此,唐代也不例外。后汉班昭写了《女诫》,这实际上对女子的生活是一种压迫。到了唐初,唐太宗时的长孙皇后曾作《女则》三十卷,说是采自古妇人得失,用以垂范后世的,唐太宗曾以颁行于世,但现已失传。

  其后陈邈妻郑氏,作《女孝经》十八章:1.开宗明义;2.后妃;3.夫人;4.邦君;5.庶人;6.事舅姑;7.三才;8.孝治;9.贤明;10.纪德行;11.五刑;12.广要道;13.广守信;14.广扬名;15.谏诤;16.胎教;17.母仪;18.举恶。此书作班昭和诸女问答的口气,押韵,易读。据说郑氏的侄女为永王妃,郑氏耽心她未娴诗礼,所以作此以献,教她为妇之道。这本书流传后世,影响很大。

  然而,唐朝最重要的一本有关女教的书,是《女论语》。有个叫宋廷氽的,贝州清阳人,世以儒闻,他生了五个女儿:若莘、若昭、若伦、若宪、若荀,都警慧善属文,秉性素洁,鄙薰泽靓妆,不愿嫁人,而要学名家。若莘写了一本《女论语》,若昭作了申释。贞元中,卢龙节度使李抱贞表其才,德宗召入禁内,试文章,论经史,都称旨。帝每与群臣赓和,五女都参加,屡蒙赏赐,后来都被德宗所恩幸。只有若昭不希望得到上宠,所以不以女侍称呼她,而称为女学士,拜内职尚宫,使教诸皇子公主,号曰宫师,《女论语》得她的帮助很多。延伸阅读:《优先婚前同居书》 敦煌性文化里的试婚风俗

  大家曰:妾乃贤人之妻,名家之女。四德粗全,亦通书史。因辍女工,闲观文字,九烈可嘉,三贞可慕。惧夫后人,不能追步,乃撰一书,名为《论语》,敬戒相承,教训女子。若依斯言,是为贤妇。罔俾前人,独美千古。可见,这本书的目的和宗旨是“教训女子”,使她们成为“贤妇”。

  《女论语》的内容,也不过是“贞节柔顺”几个字。全书十二章:1.立身;2.学作;3.学礼;4.早期;5.事父母;6.事舅姑;7.事夫;8.训男女;9.营家;10.侍客;11.和柔;12.守节。全书四字一句,押韵,许多地方以白话表述,易懂,所以流行很广。延伸阅读:中国古代检验处女的方法

  《女论语》以封建规范来要求女子,比几百年前班昭的《女诫》又有了不少发展。

  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语莫掀唇,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内外各处,男女异群;莫窥外壁,莫出外庭,出必掩面,窥必藏形。男非眷属,莫与通名;女非善淑,莫与相亲。立身端正,方可为人。延伸阅读:古人性事启示录里的行为礼仪

  在对女子的举止风范的要求方面,《女诫》并没有这样具体。班昭只是说:“若夫动静轻脱,视听陕输,入则乱发坏形,出则窈窕体态,说所不当道,观所不当视,此谓不能专心正色矣。”当然,在《女论语》中,训练女子应有良好的仪态风度,这有合理的成分,时至今日,一些女青年“行必回头,语必掀唇,坐必动膝,立必摇裙,喜必大笑,怒必高声”,这还是需要改进的;但是,例如“出必掩面,窥必藏形”等,这些对女子的束缚就太不合理了。所以,还是要作具体分析。再如,女子应如何侍候丈夫,《女论语》与《女诫》相比,提出了复杂得多、繁琐得多的要求:

  女子出嫁,夫主为亲。前生缘分,今世婚姻。将夫比天,起义匪轻。夫刚妻柔,恩爱相因。居家相待,敬重如宾;夫有言语,侧耳详听;夫有恶事,劝谏谆淳;莫学愚妇,惹祸临身。夫若出外,须记途程,黄昏未返,瞻望思寻;停灯温饭,等候敲门:莫学懒妇,先自安身。夫如有病,终日劳心,多方问药,遍处求神;百般治疗,愿得长生:莫学蠢妇,全不忧心。夫若发怒,不可生嗔;退身相让,忍气吞声:莫学泼妇,闹闹频频。粗丝细葛,熨贴缝纫;莫教寒冷,冻损夫身。家常茶饭,供侍殷勤,莫教饥渴,瘦瘠苦辛。同甘同苦,同富同贫,死同棺椁,生共衣衾。能依此语,和乐瑟琴;如此之女,贤德声闻。

  《女论语》中这么多的篇幅,归根结蒂是教诫女子如何侍候好丈夫,当好男子的附属品这个角色罢了。延伸阅读:中国古代性爱 奇异的求爱·娼妓·帏幄秘事

  再如,关于夫死妻守节,《女诫》中只提出“妇无二适之夫”,而《女论语》具体得多,它说:

  夫妇结发,义重千金。若有不幸,中路先倾,三年重服,守志坚心。保持家业,整顿坟茔。殷勤训后,存殁光荣。

  唐代教女的项目,李义山《杂纂》中载有十则:1.习女工;2.议论酒食;3.温良恭俭;4.修饰容仪;5.学书学算;6.小心软语;7.闺房贞洁;8.不唱词曲;9.闻事不传;10.善事尊长。《女论语》对于女教的主张,大体与此相仿。其中,《学作章》是讲“习女工”的;《学礼章》是讲“温良恭俭”、“修饰容仪”的;《早期章》是讲“议论酒食”的;《事父母章》、《事舅姑章》是“善事尊长”的;《立身章》、《守节章》是讲“闺房贞洁”的。其余各事,有《训男女章》与《和柔章》差不多都曾说到。如《训男女章》说训女道:

  女处闺门,少令出户;唤来便来,唤去便去;稍有不从,当加叱怒。朝暮训诲,各勤事务;扫地烧香,纫麻缉苎。若在人前,修她礼数;递献茶汤,从容退步。莫纵骄痴,恐她啼怒;莫纵跳梁,恐她轻侮;莫纵歌词,恐她淫污;莫纵游行,恐她恶事。延伸阅读:《诗经》中赤裸裸的性语言 佛经中的性交文化

  展开全部女戒是班昭写的,班昭是一位博学多才,品德俱优的中国古代女性,她是位史学家,也是位文学家,还是位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