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通地产转型屡受挫 未来将走向何方?

  多次的转型受挫让万通地产开始走下坡路,从一家“盈利十强”沦为一家小型房地产企业。

  中国联合商报 记者 毕淑娟 北京报道北京万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通地产”),这家曾在“万通六君子”冯仑手中被捧上资本市场的“网红”企业,近期因新任董事长王忆会递交的“辞职申请”,再次闯入公众视野。

  在告别“冯仑时代”时,曾有不少人担忧,万通地产将会成为怎样的一家房地产公司?此后的万通地产便开启了“转型之路”,然而多次的转型受挫让万通地产开始走下坡路,从一家“盈利十强”沦为一家小型房地产企业。

  如今,任职不到一年的董事长王忆会“突然”请辞,引起了业界和投资者纷纷猜疑,难道王忆会是要被迫撤离万通地产吗?毕竟王忆会的“万通地产之旅”走了17年,为何任职不足一年就请辞呢?原本发展就不顺畅的万通地产未来的路怎么走?

  回溯过往,王忆会曾是一名粮油行业的商人,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中国的时候,王忆会成立北京先锋粮农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锋股份”),并于2000年9月在上交所上市。

  令王忆会没想到的是,先锋股份会被京城地产大亨冯仑看上,彼时冯仑以万通星河入主先锋股份,成为第四大股东。经过多年的资本动作,2007年万通地产顺利完成借壳先锋股份的整体上市,上市公司更名为万通地产。在此期间,王忆会逐渐淡出。

  此后,王忆会便开始“蛰伏”与“反击”,与冯仑开启了“你来我往”的争夺战。经过8年时间,2018年5月,王忆会凭借嘉华再度逆袭翻盘,成为万通地产的新主人。

  随后几年,王忆会一边通过收购间接或直接增持万通地产,一边为万通地产寻找新的资本。先是傍上中植系,欲将所持有的万通地产34%股权转让给北京中融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这一交易被叫停。

  去年,万通地产曾尝试面向地产服务业和地产金融服务方向的第三产业转型,拟以31.7亿元价格现金收购星恒电源78.284%股权。不过,当年12月,万通地产宣布收购终止,这意味着万通地产转型新能源领域失败。

  今年3月,万通控股与普洛斯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王忆会计划以约8.21亿元的价格将万通地产10%的股权出售给普洛斯,若交易完成,普洛斯将成万通地产第三大股东。

  然而,两个月后,王忆会突然“请辞”,卸下万通地产董事长的头衔。兜兜转转17年,最终却以宣告“退出”而收场。令市场和投资者担忧的是,王忆会“突然”退出,原本发展就不顺畅的万通地产怎么办?

  事实上,在万通地产走进“王忆会时代”后,公司就开始走下坡路,从2006年的“盈利十强”逐渐沦为一家小型房地产企业。

  根据万通地产的2019年一季报数据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2.4亿元,同比下降39%;净利润亏损835万元,同比下降330%;扣非后的净利润亏损2019万元,同比下降323%。

  据了解,万通地产自2014年新增杭州科技城项目之后,就再没从公开土地市场拿地。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其仅剩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运河国际生态城二期)一处,待开发土地面积为29.28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

  然而,从2018年年报数据看,万通地产将20.11亿元存货转为投资性房地产和固定资产,并于2019年3月出售了唯一土地储备——香河项目公司。

  截至2018年末,万通地产拥有账面资金19.1亿元,总资产130亿元,总负债53.59亿元,资产负债率41.22%。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万通地产的负债合计51亿元,经营活动性现金流为-1.9亿元,可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就达到1.99亿元。

  在万通地产土地储备明显难以为继的背景下,其下一步将会走向何处?对此,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指出,在“土储强,企业强”的行业规律下,如果地产业务不加快布局容易影响企业后续的现金流。

  由此也可以看出,王忆会掌控万通地产的这条路并不容易。正如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所言,王忆会入主万通地产本意是希望对万通地产进行重组与转型,但是因为重组不力且业绩不彰,之前规划的转型也推不动,所以如今,其放弃重组与转型计划,从万通地产退出也是符合逻辑的。

  2018年监管部门对于乱象整治工作中的大案要案会坚持顶格处罚。[查看详情]

  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理想国际大厦806-810室

  乐居房产、家居产品用户服务、产品咨询购买、技术支持客服服务热线:新房、二手房: 家居、抢工长: